• 查建筑企业
  • 查工程项目
当前位置:首页 > 建筑行业动态 > 83天“一站到底” 挺身逆行创造“火雷奇迹”——尹典同志专访

83天“一站到底” 挺身逆行创造“火雷奇迹”——尹典同志专访

发布时间:2021-11-18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mohurd.gov.cn/zxydt/202111/t20211116_252339.html

尹典简介:

20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中建三局武汉知音城二期项目机电执行经理。尹典参加了中宣部、中组部主办的“英雄的人民 人民的英雄”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事迹报告会。

萧素芳:

2020年春节,那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欢乐祥和团圆年。武汉要建火神山医院,临危受命那一刻,您和家人是什么样的反应?

尹典:

2020年的大年三十早上,我正在家煮饺子,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说:“武汉市要建应急医院,你来不来?”那时候我已经在新闻看到消息了,所以想都没想就说:“来!15分钟内赶到!”

挂了电话,看到家人的反应,我才意识到这次任务的特殊性。我宽慰妻子:“放心,不会出问题的,万一有什么事,把孩子带好。”女儿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人,她刚刚3岁,正在看动画片。在我快要出门的那一刻,她问我:“爸爸要去做什么?”我走到她身边,蹲下来对她说:“爸爸要去建一个消灭病毒怪兽的城堡。”我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那么仔细地看过我的女儿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到她嘴角的那颗痣,我想牢牢记住她五官的每一个细节,这将是战“疫”中我心里最暖的记忆。

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我热爱我的城市。但疫情暴发后,武汉好像被按下暂停键,只有感染人数在不断攀升,我心里特别难受。当得知有机会跟医护人员、解放军并肩作战,一起抵御疫情对这个城市的侵害,我要第一时间站出来!

不只是我,千千万万的建设者都坐不住了!一时间,中建集团工作群全部刷屏“我是党员,我带头”“我在湖北,我请战”“人在武汉,马上到”。只字片语,丹心闪耀。我相信我们的武汉一定会挺过去!

萧素芳:

时间短,任务重,施工现场是什么样的情形?

尹典:

我记得去施工现场的路上,几乎没有什么行人,但一拐弯看到施工现场已经是热火朝天的场面。

我是年三十去的,听工友们说,腊月二十九日晚上10点,首批场地平整团队队长余南山带着300多人和40多台机械开进现场。到了现场,他们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战场是——方案未定、没有标高、无水无电、芦苇荡要清淤、鱼塘要回填、既有建筑物要拆除……队员邹志强靠着挖掘机微弱的灯光踏勘现场,一不小心滑进了一条齐腰深的水沟,因为来时匆忙,根本没有带换洗的衣服,爬出水沟后,他穿着湿透的衣裤在寒冬的黑夜里继续摸排。大伙冒雨奋战十几个小时,到第2天中午都没顾上喝一口水、吃一口饭,平整场地5万平方米。

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,大年初一,我们又接到通知——12天内再建一座规模更大的雷神山医院!

当时工地急需安装工人,而湖北省内的工人,能调集的已经调集完。怎么办?深夜12点,中建集团紧急调度。8个小时后,第一批500名工人全部到岗。我不知道这8个小时里,他们是怎样告别熟睡的妻儿,踏上远方的征程,但我知道,在疫情肆虐的时刻,他们心中都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萧素芳:

当时施工现场除了缺人手,机械设备、物资也紧缺,怎么解决这些难题?

尹典:

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短短几天,4万多名建设者火速集结。

是啊,人来了,物资在哪?当时,工地急需一种防渗膜,我们联系了40多家供货商,终于问到武汉黄陂有现货。货主因身在外地,无法到场。电话里,他毫不犹豫地说:“把库房撬开,需要什么,自己拿!”于是,我们搬出工具箱,砸开了仓库门锁。看着满满一仓库的货物,我们又犯难了——没有搬运人员,怎么办?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我们挨家挨户向当地村民求助。村民听说我们是火神山建设者,戴上口罩、大门都来不及关上,就和我们一起往仓库跑。七八个淳朴的村民,和我们一起手抬肩扛,装了满满四辆运输车的防渗膜。

萧素芳:

在施工现场,听说党员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,讲讲当时发生在您身边的故事。

尹典:

知音湖畔、黄家湖边,建设者众志成城,一起吹响最雄壮的战斗号角:病毒传播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中华民族凝聚的速度!

在湖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有力统筹下,中建集团迅速构建起高效的现场管理体系,施工计划精确到小时,甚至分钟,实现数百家分包单位、上千道工序、几万名建设者的无缝对接!

党旗所指,就是行动所向。2个临时党委、24个临时党支部、32支党员突击队,成为医院建设的“主心骨”。急难险重任务前,最先请战的是党员,最先到位的是党员,在工程指挥、科技攻关等关键岗位,担纲领衔的还是党员。

我所在的工区只有一条进场通道运输材料,有天晚上,为了优先地下管网铺设,路断了,工区成了“孤岛”。吊车无法入场,还有15个重达37.5吨的箱式房无法吊装,眼看离医院交付还剩不到48小时,任务无法按时完成,千钧重压顿时如泰山压顶袭来。指挥长也着急了,拉住工区党员突击队队长问:“能不能抢出来?”“扛也要扛进去!如果完不成,就把我埋在这!”话未落音,突击队队长就带着突击队快速把集装箱一个个拆开。

隔着厚厚的手套和衣服,建设者们双手磨出了水泡、双肩压出了血痕、双腿累到颤抖,硬是扛了一天一夜。最终,该区主体结构提前整整4个小时完工!

还有党员突击队5天完成3个月的工作量,两天两夜不眠不休,困了靠吃辣椒提神。有的党员每天走三四万步,双脚被泥水泡得变了形。

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:早一分钟建成医院,就早一分钟救治病人。这一仗,哪怕把我们打残了、打废了,也绝不后退!

萧素芳:

听说您是在火神山建设工地上写的入党申请书,为什么会选择在那个时候?

尹典:

身边党员带头表率的故事深深地触动了我。2020年1月30日,在连续工作了43个小时后,在那样一种疲劳极限状态下,我最想的居然不是睡觉,而是“我要加入中国共产党”。于是,我就趴在火神山医院建设指挥部的几个方便面箱子上,写下了《入党申请书》,迫切想加入这个伟大而光荣的组织。今年6月24号,我被党组织批准成为一名预备党员。

萧素芳:

您从进入施工现场到后期维护结束离开火神山医院,总共待了多少天?具体负责什么工作?

尹典:

我总共在那待了83天。在建设期,我主要负责机电安装的给排水系统施工。2月2日、6日,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相继交付使用,我负责机电维保工作。

萧素芳:

后期维保工作应该更危险,为什么还要留下来?那段时间里有没有因害怕感染而退缩的想法?

尹典:

是的,维保工作是需要直接出入病房、直面病毒,更是一场生死考验。

当时首批25名突击队员来了。突击队长召集我们开会:“今天就是让大家回答两个问题,第一,是不是党员;第二,愿不愿意留下。不必当面回答,请大家写在纸条上交给我。”

字条被一张张打开。22张写着:“是党员,愿意留下。”剩下3张写着:“不是党员,也愿意留下!”清点完字条,这个平日里严谨认真的铁汉,当场流下了热泪。

最终,领导决定把我留下当机电维保组组长。如果你问我,我怕过吗?实话实说:怕过,但也只怕过一次。有一天,工作人员在巡检中发现,负压病房风管连接处因大雨有所松动,负压略有下降。这会导致污染区的空气流通到清洁区,可能危及到医护人员安全,必须立刻拆开风管进行维修!

风管连接的正是重症病房,打开维修即意味直面病毒。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,工人没一个人说话。我拿起防护服、护目镜还有口罩,说:“走,我陪你们一起。我们不能让医护人员受到病毒的侵害,他们在危难时刻从祖国各地赶来支援武汉、守护病人,我们必须护他们周全。”

风管被打开的那一刻,温热的气流扑面而来,我脑子嗡了一下,心想:该不会“中奖”吧?冷静下来自我安慰。10分钟后,风管维修完毕。

这时,几位从病房去CT室做检测的病人路过,停下来一直朝我们说:“谢谢!谢谢你们!”在那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害怕过火神山上的每一寸地方。

高峰期,我和战友守护着47个病区,24小时待命,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、背着重重的工具箱,穿梭在医院每个角落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中华民族能够经历无数灾厄不断发展壮大,从来不是因为有救世主,而是因为在大灾大难前有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挺身而出、慷慨前行!”而我的战友们,正是这样一群平凡英雄。

作为一个出生在和平年代的普通人,我从未想过,有一天我也会见证历史,更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亲身参与历史。但在火神山医院的83天里,我们与医护人员、人民警察、社区工作者、以及各行业的“逆行者”一起并肩作战、拼尽全力,书写了属于我们的历史。

摘自 建筑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2021.11.12 记者 萧素芳